卢西奥天天

此号4月底停用,以后只发搬运
喜欢我的文章和渣画的话,希望能fo我新号哦~地址在此号主页头像下面~

© 卢西奥天天 | Powered by LOFTER

【第一天x恋爱x一箭钟情】(锤DJ)

大锤与DJ一见钟情的故事。进展非常快。毕竟大锤迅猛,DJ速度快。自然就……

——————————————————————

如果说有什么事情能让一个DJ在上午八点就出现在咖啡屋的话,那就只有在派对一开始就喝醉了这件事了……想想昨晚真是够丢脸的,深知自己酒量不好,却因为好友卢卡的几句话而忘了克制,猛灌三大杯啤酒后,再睁开眼已是第二天早上了。

'你今年都26岁了阿呱,我真得替天堂的阿姨好好说说你,你什么时候才能找个对象谈个恋爱?连歪胡子约翰都找着老婆了!'

噢!卢卡真是个坏家伙!这才是新年刚开始的第一天第一个小时我们的第一场派对!而且是在自己的新年演唱会获得完美成功之后!他还是不是我兄弟了?怎么变得跟远方亲戚似的!

小个子DJ消极的趴在了桌子上,被吐槽单身和三杯就倒两件事情让他感觉这一年似乎都不好过了...其实他也不是没谈过,只不过是没做过。他的前三任都因为各种没法避免的原因和他分了:第一任因为共同的音乐爱好爱上他然后转头爱上了另一个高大帅;第二任因为他的音乐爱上他然后巴西内战时候另一个帅气小伙救出了被压在瓦砾下的她,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第三人,还是因为他的音乐爱上他,但是没多久就说她感觉他不是想象中那个他……这都什么嘛!!

Lucio头一次那么不喜欢自己的音乐。难道就没有人是因为他才喜欢他,而不是他的音乐!虽然他和他的音乐就是一体的,但是,这感觉怎么就这么难受!!国际DJ趴在瑞典小镇某咖啡店的桌子上,无精打采哀叹自己的恋爱运。这里是瑞典的某个小乡镇,不像大都市的热闹,在新年伊始的第一天,镇上几乎没有人,大多数店铺也都是关门的,还好还有家咖啡店开着门,据说这家店是全年无休的。所以难得Lucio可以不带墨镜和口罩就出门,也不怕被围堵或者偷拍。

叮铃铃~门口的门铃晃动,咖啡店迎来了今早的第二位客人。

“新年快乐Reinhardt,你又来给小家伙们买三明治了啊~”店长亲切的和来人打着招呼,听起来似乎是这家店的熟客。

“啊哈~是啊,他们不爱妈妈做的三明治就爱你这家店的,说吧,你是在三明治上施了什么魔法!”回答店主的是一个如洪钟般响亮的声音,让Lucio好奇的抬头看了过去——

这是一幅怎样的光景,清晨明媚的阳光斜斜的照进咖啡店的门口,洒在那人宽阔的后背上,洒在那人银白的头发上,映照出他浑身有着爆发力的强韧的肌肉,挺拔的身躯,映照出他顺柔的白发整齐的梳在耳后,他的笑容被藏在阴影那一边,但是店内暖黄的灯光温暖了他的整张笑脸,而他的笑脸也温暖了整个世界。Lucio就这么看呆了。

“还是老样子,帮我打包……”这时Reinhardt也看见了坐在角落的Lucio……的呆愣的蠢脸,“我自己的那份不要打包,我在这里吃。布里吉特你先回去吧,别让那群小家伙等急了,还有那个老家伙。”

“你是怎么了Reinhardt?"布里吉特顺着老人的目光看过去,“好吧,我想我知道了,你从以前就对这类型的没法拒绝。”

“胡,胡说,你快回去,我一会儿就回来,大概。”Reinhardt稍微红了红脸,但是很快就恢复了常态,他端着餐盘走向了Lucio,“我可以坐这里和你共进早餐么?你看,这里就我们俩,一个人坐一桌也太冷清了。”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Lucio被吓了一跳,终于反应过来,他结结巴巴的回答着,感觉一股热度涌上脸颊,烧到了耳朵,他只能抱着咖啡杯,低头佯装喝咖啡。这可太不妙了不是么?为什么会突然看一个男人看呆了呢?在此之前Lucio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对同性心动,但是这强烈的感觉,心脏的鼓动,让他无法忽视。那就接受吧,有一个声音这样说道,是的,巴西人从不在乎爱上的是男是女是老是少,只要跟着内心的感觉走就对了!握紧咖啡杯,巴西男孩默默下了个决心。

“感觉似乎在哪儿看到过你,不过你并不住这儿对吧?”Reinhardt微笑的看着对面深色皮肤的男孩,狮心战士的确对深色皮肤别有所好,年轻时候也曾和安娜传出过什么,不过当然,他可不是法芮儿爸爸,安娜太凶了,别看她表面一直微微笑,可守望先锋里谁敢惹安娜女士生气啊!连莫里森都不敢在安娜面前摆架子……老兵陷入了对过去的回忆,大概是新年的气氛的影响,最近总是不自觉的就会回想过去,曾经在守望先锋的日子。托比昂的家庭太幸福,不仅有漂亮温柔的妻子,还有那么一大窝孩子,还收了个心灵手巧的徒弟,布里吉特是个好姑娘,总是随着他这个老头子任性,她修理机甲的本事不输他师傅。虽然每年过年都是在老友托比昂家里过,每年他们越幸福,就越显得自己孤独。自己曾把一生都奉献给了正义,为正义而战这是唯一的信念,现在也不变。但是守望先锋突然就解散了……也不是突然,其实早就有预兆……然而这几年老狮子却无法从过去走出来, 无法向前迈出一步。他不知道为什么今早会突发奇想走过来和这个小伙子搭讪,也许是这几年少见的深色皮肤让他怀念起了过去,也许仅仅只是因为他想这么做了。

“是,是的,我昨晚才刚来,呃,不,应该说是今早,今天凌晨。我们刚在国王大道举行完跨年演出,想找个清静的地方庆祝一下,不过我不小心喝了三大杯啤酒,然后我就喝醉了,我的朋友们直接丢下我跑了,真不够义气……”噢天呐,Lucio你在干什么!这舌头是长歪了吗?为什么突然就要暴露自己酒量差这件事,这下肯定会被瞧不起的……

“哦?看不出来你人小小的本事挺大,都能办现场演出了!真令人惊叹!”青年的声音打断了老兵的回忆,将他拉回到现实,他也没在意酒量 这件事,“那么你是什么什么类型的演出?弹吉他唱小曲儿么?”想到眼前的青年背着吉他站在台上弹唱的样子,Reinhardt不自觉的笑弯了眉。

“才不是呢!没那么老派啦!我可是名电音DJ~”

“电音?就是现在小青年间流行的那个吵吵闹闹的音乐么?真不知道这些吵闹的声音哪里好了,你们年轻人就该多听听经典曲目,像是Hasselhof的!”

“哦,老兄,我都没法直视你了!也许你可以尝试下新的音乐风格?嗯?”

“那么,喜欢吵闹的电音的小家伙,为什么你会选择来瑞典呢?在国王大道不是更合适么?”

“我想看看极光,听说瑞典能看到,而且你知道嘛老兄,瑞典音乐也十分厉害,瑞典出了许多有名的歌手以及好听的歌曲,还有很多知名DJ也是瑞典出生的!有时间我还想去斯德哥尔摩音乐厅看看,虽然那里都不用来办音乐会了,不过音乐人总是要去看看的,蓝色音乐厅!”

“蓝色音乐厅……”其实已经不在了,当年守望先锋的瑞典分部就在那里,可是后来……不不,停止回想过去,“这里可是瑞典中部,如果要看极光,那得去瑞典北部才行,到Abisko才行。”

“我就是没想到瑞典会这么冷……我觉得我没法再往北走了……”说着,Lucio还非常应景的打了个抖,似乎想要证明天气真的很冷。

Reinhardt提议两人出去走走,越冷的天气就越应该出门走动。Lucio其实非常怕冷,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答应了这个提议。

“所以,其实你就是守望先锋的坚盾,前十字军,Reinhardt Wilhelm对么?这真是太令人惊讶了!你为什么会在瑞典不在德国呢?”

“我的老友托比昂在瑞典,我每年都到他家过年。”

“托比昂!我知道他!那个非常厉害的工程师!你们都是守望先锋的一员!我小时候家里还贴着你们的海报!”

“我们的海报?”

“呃……莫里森先生的海报,不过你在后面!你占的面积比莫里森先生大! 不过托比昂先生就不太看得见了。”

“哈哈哈哈,好吧,那就算是我们的海报了,海报上面我看上去怎么样?发型没乱吧?”

“您看上去帅呆了~头发也很好看!呃,我是说,您看上去非常英俊,呃呃呃,”Lucio感觉自己似乎无法停止夸Reinhardt,这让他止不住的脸红。Reinhardt也好心的没有戳穿他,看着旁边的小伙子脸红羞怯的样子,让老狮子的心情格外的好,昨晚被托比昂夫妇秀恩爱刺激的郁闷也一扫而空。

仅仅只是和他聊天,就让老兵整个身心都感觉到了放松,他们从天空聊到海洋,从埃及聊到中国,他们虽然年龄相差巨大,音乐品味也有着天差地别,但是他们聊天的话题却总也聊不完,总也聊不腻,没有一个人愿意先提出结束的话题。

他们走过一处公园,公园里有一座被植物围住的大钟,因为是冬天,原本应该是鲜花的地方现在只剩下光秃秃的枝干,大钟上面也笼罩着皑皑白雪,显得非常冷清。再有十分钟就到中午十二点了,Reinhardt告诉Lucio,这座钟是一位当地音乐家为他爱人所建造的,希望每次钟声响起,都能带给他的爱人幸福和安宁。

“那后来呢?”Lucio问到。

“后来……他们结婚了,但是没多久,他的妻子就死于了智械危机,没多久音乐家也在妻子的墓前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自那以后,这里的花圃就没人照料了,以前天气暖和时候,这里的鲜花开的很漂亮,现在就算是夏天,也不怎么开花了……”

突然,Lucio走到了花圃前面,他面向着大钟背对着Reinhardt,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吐出来,然后就这样背对着Reinhardt说到,“Reinhardt,如果,我是说如果,我现在能让这里的花圃开花,你能答应和我交往吗?”

"你是说现在?在这个冬天?”Reinhardt没有立刻拒绝,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的惊喜比惊讶要来得多,眼前背对着他的小小青年红透的耳廓和脖子,都让他忍不住想亲吻上去。‘Reinhardt你是怎么了?看看你俩的差距!他才正直青春而你已经是迟暮,你应该立刻拒绝的!’老狮子内心对着自己嘶吼,他知道的,他当然知道他应该怎么回答,但是这一刻,他就是不想拒绝。哪怕只是一时错觉,他也希望能和眼前的青年共度余生。Reinhardt一开始就没抱什么希望,大冬天的怎么可能说开花就开花呢?也许青年只是想逗他玩玩,然后他可以开玩笑的嘲笑他两句,把这件事情带过……但是现在,就让他沉浸在想象中,幸福那么一小会儿……“如果你做的到的话,那我就答应吧。”他听到自己如是说到。

“真的?”Lucio兴奋的转过头来望了Reinhardt一眼,看到老狮子脸上洋溢着的笑容,又害羞的转过了头去。‘好了Lucio,人生就看这一把了!’他对自己说道,暗暗的下定决心。

在智械危机的时候,Lucio就发现自己的音乐能唤醒生物的活力,不过效果都很缓慢,他用嘴巴哼唱的旋律帮贫民窟的邻里疗伤治病。后来费思卡来了,他们愿意帮被智械摧残的巴西人民重建家园,他们邀请了Lucio去他们的实验室,基于Lucio的这项能力发明了声波技术,声波技术也让Lucio能更好的用他的音乐造福人民。但是后来费思卡变了,他们开始任意杀害巴西的贫民,用最无情的方式摧毁了整个贫民窟,许多Lucio的朋友丧生于此。不仅如此,费思卡还用音波技术来管制巴西人民,后来的故事你们都知道了,Lucio夺回了音波技术,用音乐,拯救了整个巴西。

现在,他将用他的这项能力,接受新的挑战——让眼前这光秃秃的花圃开满鲜花,然后和身后的老狮子谈一场永不分手的恋爱!老实说Lucio自己心里也没底,但是他只能放手去做了!希望奇迹能眷顾他一回,Lucio默默祈祷着,闭上双眼,轻轻哼起了动人的旋律。这是一首新歌,他和Reinhardt相处的这一上午,刚刚出现在他脑海里的,藏的尽是他对Reinhardt的爱意,轻哼的音乐没有电音混音的嘈杂,在空无一人的花园里悠悠荡荡,每一段都让Reinhardt心脏随之鼓动,每一段都让Reinhardt觉得自己又更年轻了一些,让他更爱这个深皮肤青年一些,Reinhardt也闭上双眼,静静的享受此刻。

Lucio的歌声在12点的钟声敲响时结束,两人缓缓睁开双眼……如果奇迹有颜色,那一定是彩色的!盛开的鲜花满满当当的围着破旧的大钟,像是在宣告着幸福的到来。Lucio被眼前的一幕震惊,Reinhardt却先一步走上前,从后面将小个子巴西人牢牢抱住,长满白胡须的嘴巴磨蹭过青年扎着脏辫的头顶,轻轻的告诉他,

“我答应你。”

END

———————————————————————

“咳咳,”Reinhardt故作严肃的咳嗽了两声,这位我的新任男友,不知我可否有荣幸知道你的名字呢?

“噢,瞧瞧我这糊涂劲!我早该自我介绍的!我叫Lucio,Lúcio Correia dos Santos,我来自巴西里约。”

“我听过这个名字,”Reinhardt挑起一边眉毛,“巴西的自由战士,这可真看不出来,我的新男友居然这么厉害,哈!我可以叫你Luci么?”

“可,可以……我也要用昵称叫你Wilhelm先生,你看,老狮子这个称呼怎么样?”

“嗯……听着不错,那我可以叫你小青蛙。”Reinhardt戳了戳Lucio外套上的青蛙图案。

“Oh天呐,我只是和你开个玩笑的!Rein”

“我当然知道,luci。”Reinhardt得意的笑着,在Lucio踮起脚尖的时候,俯身吻住他的唇。


———————————————————————

【(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番外】

地点:花村

“哥哥你还是早日改邪归正,与我一起拯救世界吧!”源氏说完这句话,就消失在了风中,留下半藏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源氏,你并不知道我们岛田家真正的命运是什么。为了让你从这被束缚的命运中逃离出来,我才特意选了齐格勒来花村旅游那天将你打落悬崖,只是我没料到齐格勒博士这么狠,居然把你改造成了这样!还用医疗费的名义绑架了你的未来!我的弟弟!都怪哥哥不好……”半藏慢慢走回大厅,重新跪在了神台前,“岛田家族的命运,源自我们的母亲,母亲是一位欧洲人,是丘比特的使徒,我们只能成就别人的恋爱,自己却要孤独终老……”

“哥哥请不要智障,母亲明明和父亲结婚了。”

“你懂什么!母亲和父亲并不是真心相爱的!”半藏似乎没有发现源氏没走,“所以继承了母亲力量的我们,也只能走上这条不归路,好了,又到了我去为别人牵线的时候了……”说完半藏就和他的弓箭一起化为了一缕青烟升上了天空,留下源氏一个人在房顶上凌乱。

丘比特半藏在天上飞啊飞啊~寻找下一对儿目标。丘比特牵线不能乱牵,必须要有情缘的才能牵,其实说白了就是让那些还在暧昧懵懂的人赶紧在一起,但是现在的社会,真正有情缘的人太少了!半藏找着找着,就飞了半个地球,在某个不知名国家的不知名的小镇的不知名的咖啡店里,找到了他今天的目标,“一箭,一个。”半藏射出了两支随缘箭,全部命中。“再观察看看,如果牵错了,赶紧把箭拔出来。”反正没有情缘的人,射中的箭是不会消失的,而有情缘的人,箭会融化在他们心里。半藏以前随缘箭射偏时候,都是这样补救的。

半藏看着这爷俩聊天,然后走出来,继续聊天,然后走到花园,还在聊……哦不对,来了来了,要告白了,什么?!大冬天的开什么花啊你小子也太异想天开了!!算了,我半藏大人就好心帮你一把,半藏用了自己的神力让花圃开花了,看着被自己牵线成功的俩人紧紧抱在一起的身影,以及融化在他们心里的随缘箭,半藏安慰的叹了一口气,飘回了花村。

用了太多神力的半藏异常疲惫,回归本体后倒头就睡(反正小喽啰都解决完了。)源氏想了想,从屋顶跳了下来看,“我干脆直接把哥哥带去温斯顿那里好了,哥哥总是想太多,让他和禅雅塔师傅聊聊应该就能改邪归正了吧,嗯,就这样干吧。”

番外·END

————————————————————————————

关于DJ音波技术的设定是根据某段没放在游戏里的DJ语音脑洞的。大体就是秩序吐槽DJ是个小偷,DJ反驳说你去问问你老板到底谁是小偷这样的意思。

文中根据情景把互动语音稍作了修改。

公园里的花圃围绕的大钟是引用的柯南里面某一集的大钟。

关于国家、风俗等不对的地方,请无视……请无视……

去查看剧情视频时候,发现暴雪爸爸有一个很打脸的地方让我(脸)蛋疼,剧情上应该是前守望解散,然后巴西内乱DJ出名,然后猩猩重新召集守望先锋,然后猎空在温斯顿家过年大锤在托比昂家过年,然后发生游戏宣传的博物馆事件以及DJ、DVA等年轻一代被召集进新的守望先锋,所以为什么在宣传片里面的宣传片里,DJ会出现在对前守望先锋描述的视频上???一脸黑人问号。

评论 ( 3 )
热度 ( 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