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西奥天天

此号4月底停用,以后只发搬运
喜欢我的文章和渣画的话,希望能fo我新号哦~地址在此号主页头像下面~

© 卢西奥天天 | Powered by LOFTER

一个脑洞,记录一下

记得空爸和我说过,曾经有一个太太,写了呱呱被人掳走,砍断四肢,然后被关起来轮x的文......听完后我一直耿耿于怀,觉得非常非常的难受…昨晚睡不着,就脑了个后续

仅仅写在这里记录一下,无厘头的脑洞,只是希望呱呱和大锤能一直好好的(cry

———————————————————


卢西奥失踪后,引起了守望先锋的高度重视,在经历了一系列的调查后,终于摸清了这个组织的窝点。温斯顿几乎是立刻就组建了一个小分队去执行营救任务,莱因哈特自然在列。

自从他的爱人失踪后,他几乎每天都寝食难安,如今终于有了卢西奥的消息,他几乎迫不及待的想要再次见到爱人的笑颜。


守望先锋的特工们各个都是那么的优秀,他们很快的突破了邪恶组织的重重防御,在最里面的房间找到了卢西奥。

眼前的一幕让大家几乎不可置信,曾经那个阳光的拉美男孩,如今就像被丢弃在下水道的怪物一样带着枷锁被扔在冰冷的地板上,身上到处都是令人不堪的痕迹,而被截断的四肢更重重的刺痛了守望先锋众人的心。

莉娜当场就哭了出来,她无法相信那个跟她赛跑的好友变成了如今这副模样。

莱因哈特睚眦欲裂,愤怒如同潮水一般涌上他的脑海,他严重盛满怒火,理智渐行渐远。他挥舞着手中的重锤砸向了那些还活着的组织人员,身边队友 的呼喊和劝阻似乎完全听不见,等他再回过神来,身边只剩下死相凄惨的组织人员的尸体,而其他的守望特工,都用着惊恐和难以置信的眼神望着他。他的盔甲被染成血红,重锤上更是痕迹斑驳。

莱因哈特扔掉了以前从不离手的重锤,走过去温柔的抱起了卢西奥,转身离开了现场。经过莉娜身边的时候,他说:“莉娜,我们可能要离开一段时间了……我今天的作为有违骑士精神,也不符合守望先锋的理念,我愧对我的 老师,愧对你们……我也许,永远也不会再拿起重锤了……”


莱因哈特带卢西奥回到了他自己位于德国小镇的家,虽然屋子久无人住布满了尘埃,但是这里远离城市的喧嚣,远离那些纷乱不清的纷争和痛苦,只有宁静和安详,这里,是“家”。

“我们到家了,卢西奥。”

莱因哈特对怀中的青年温柔的说到,但是青年毫无反应,他双眼呆滞的望着不存在的某处,对于外界的一切都毫无反应,就好像灵魂已经从他身体里消失了一样。

卢西奥将自己的心关了起来。长久的折磨和黑暗的绝望压他了青年的心,曾经的那个勇敢的自由战士没能赢得这场精神上战斗,他输了,最终选择了 逃避。


乡村小镇的生活和平而又宁静,这个只有20多户人家的小镇甚至都没怎么经历过智械危机,她还保留着几十年前的那种淳朴和亲切。

莱因哈特仅在每天早上出门采购一天的食物,然后就回家陪着卢西奥不再出门。镇上的居民对这个老头议论纷纷,不少人都看到莱因哈特回来那天推着的轮椅上坐着的男孩。他们有各种猜想,但却没人敢去探寻。市场的小贩会试着和这个有着可怕伤疤的老兵谈上几句,但是莱因哈特每次都是以沉默来应对。

他把所有的语言都留给了卢西奥。

他会每天给卢西奥讲两人过去的故事,从相遇到相爱。他会放一些卢西奥喜欢的音乐,当然也放自己喜欢的,然后和怀中的人讲述当时他们俩对于音乐品味的争吵。

“卢西奥,你知道么,其实从那个时候,我就已经喜欢上你了。我并没有 那么讨厌电音,我只是偏爱古典音乐罢了。我是故意吐槽你的音乐品味的,只是…就只是想引起你的主意,你知道的……我只是一个退伍老兵,而你是时下大受欢迎的年轻明星,我根本不知道要如何才能接近你……我和你……那么的不同,那么的……格格不入……”

年长的老兵笨拙的说着情话,他想把一切温暖都给怀中的爱人。可是卢西奥 却依然毫无反应,不论老兵说什么、做什么,倾诉了多少他曾经渴求听到的动听的情话,沉睡灵魂依旧没有苏醒的迹象。


很多天以后,莱因哈特都快讲完了所有事了,每一次任务,每一次谈话, 他都讲遍了,终于,讲到了卢西奥被掳走的那天……莱因哈特一时语塞,讲不出一句话来,他害怕讲述那天的事情,在那天,他失去了心中的珍宝……压抑了那么久的眼泪,终于从他依旧完好的那只眼中流落了出来……

泪珠顺着脸颊,滑落到他雪白的胡须上,再滴入卢西奥的无神的眼睛里……卢西奥眨了眨眼,然后,他用嘶哑的声音,艰难的低语着莱因哈特的名讳,眼神第一次有了聚焦……

一开始老兵还以为自己幻听了,当发现是真的卢西奥有了反应了后,他高兴坏了。他又哭又笑,简直像个神经病。他用力的抱紧了怀中的爱人,甚至高兴 的在原地转了两圈。

卢西奥因为没有手臂,无法回抱莱因哈特,他只能把头深埋在老兵的胸前,然后彻底放开的大哭了一场,似乎要把一切的恐惧、委屈、难受都发泄出来,他哭到发不出声音,眼泪也依旧还在流淌。

莱因哈特觉得卢西奥的每阵哭声都扎着他的心脏,那些流在他胸前的泪水都灼烧着他的灵魂。他只能抱紧这个更显瘦小的男孩,无语伦次的说这些温柔的安慰。

“你到家了孩子,你安全了,这里没人能伤害的了你,我不会离开你身边的,再也不会离开的……”


卢西奥找回了自己的灵魂,但是莱因哈特知道,他并没有找回南美的阳光。

卢西奥不愿意随莱因哈特去城里安装机械义肢,他宁愿这样每天宅在家里,让莱因哈特像照顾婴儿一样照顾他的饮食起居。但至少,现在的卢西奥会说话、会笑了。会用牙齿拽着他的胡子叫他起床,也会瞪着大眼睛表示对蔬菜汁的不满。

所以,莱因哈特也心甘情愿当卢西奥的保姆,他甚至是乐意这样的相处模式的。这比之前那段艰苦的时期好太多了!


这天,是卢西奥的生日,莱因哈特准备了一份特别的礼物。

他订购了一台调音台。

他说:“让我成为你的双手吧,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都喜欢你的音乐,我也是。我会为你去按这个烦人的小按钮的。”

卢西奥感动的说不出话来,他从未想过莱因哈特会为他做到这种地步,他想要再次拥抱他年长的爱人,感受那令人安心的温度。可是这都不可能了……他会拒绝装机械义肢,就是不想用冰冷的机械去拥抱他温暖的爱人,这会让他感到失落,他无法想象当初源氏是如何度过这一关的……但至少现在,他过不了。


于是,他们俩开始一起创作新歌,在这个远离喧嚣的宁静小镇,有着巧克力指肤色的拉美青年,指挥着有着两米多身高的德国老兵按着调音台上的各种按钮,这比想象中难多了,莱因哈特心想,会这玩意的人都是天才!这简直要了他老命!真的好难啊!好在老兵还是有音乐细胞的,节奏的把握还是没问题的。

经历了各种坎坷,花费了近一个月的时间,他俩终于完成了一首新曲!


曲子完成的那天,卢西奥难得的对莱因哈特撒娇。

这么久以来,莱因哈特和卢西奥做过的最亲密的事情,也就只有拥抱和轻吻,两人似乎都小心翼翼的避免着触碰某条看不见的线。

卢西奥知道莱因哈特是深爱他的,没有人能平白无故的对另一个人照顾到这样但的地步,但是他的内心还是害怕,害怕老兵会嫌弃这样的、被玷污、变得如此不堪的自己……更甚,他不知道以现在这样的姿态,改如何给予他的爱人相同重量的爱。

在这天,借着音乐带来的感动,卢西奥决定主动一些,这需要莫大的勇气, 他甚至没说之前就脸红了,但是他还是努力的说出来了。

“莱因……你能不能……能不能用最喂我一次?”


莱茵哈特当然不会拒绝。他本就不会拒绝卢西奥的任何请求,更何况是这样亲密的事情。唇齿相依带来的最直观的效果就是,老兵下体的正常生理反应,但是依然用他坚定的德国意志克制住了自己。他害怕自己的欲望会让卢西奥想起不好的回忆,他在那天就发过誓,不会让任何事物再伤害他的爱人一分一毫,更别提是自己了。

但却不曾想到,这反而伤害了卢西奥。

四肢残缺的拉美青年,带着哭腔质问着抱着他的年长爱人,你是否已经嫌弃大我了……

“当然不是!怎么会呢,你是我发誓永远守护的黑珍珠,我会爱着你,直到”生命的尽头。

莱因哈特带着自己最深的爱意和最虔诚的祷告,以最神圣的方式,像是对待最重要的仪式般,和卢西奥来了一场久别的温存。

性,可以很肮脏,也可以很美丽。


阳光又重回了卢西奥的眼睛里,莱因哈特除了感谢上帝想不到别的词汇了。虽然他们失去过曾经,但是他们可以拥有未来。那些痛苦、那些遗憾、那些不完整,在爱情面前都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爱,可以包容一切。

———————————————————


这天,莱因哈特与卢西奥的小窝迎来了一个特殊的客人。

这是当年和卢西奥一起参与巴西解放运动的一个老战友。

卢西奥吓得差点从沙发上滚下去,因为这个战友,特么已经死了啊!


“噢天呐!你不是死了么?我当年亲手帮你下葬的啊!”

“嗯……是这样的卢西奥,其实我不是人。这说起来可能难以理解,其实我不是你们星球的人,我来自宇宙,我是一名克隆飞行员。”说完,老战友给俩人展示自己后颈上的连接插孔。【EVE宣传片-克隆飞行员的诞生】

“我们克隆人死了后,意识会回到存放克隆体的空间站,然后从新的克隆体 内重生。我上次存的空间站里这里太远了,隔着十几个星域呢! 为了以后死了能早点回来,我花了好长时间搬家。现在我就在隔壁星域啦~来回只要2个月!嘿,我说你怎么变成了这样?不装个机械义肢么?”

“唔……我不想装……”

“那这样好了,给我一根你的头发,我回去做个克隆体给你带来。”


然后那个战友就去了,两个月后,带来了卢西奥的克隆体。克隆体长得和 卢西奥一摸一样,就像睡着一样躺在营养舱里,在这个虽然纳米技术很高级 ,但是克隆技术一直被命令禁止研究的星球上,感觉说不出的诡异。

莱因哈特立刻联系上了安吉拉,要求安吉拉带上工具来小镇一趟,并且不要 告知任何人。

安吉拉鉴于对莱因哈特的尊敬和信任来到了小镇,看到克隆体后吓了一跳,这超出了她在医学上面的认知,而且仅凭她带的随身医疗包根本无法完成肢体移植这样高难度的手术。怎么说都得回守望先锋才行。那么卢西奥老战友的秘密势必会被守望先锋的队友们知晓。

老战友倒是表示无所谓,只是莱因哈特对于重回守望先锋还有着一丝犹豫,毕竟他曾经失去理智做出过那样的事情。

“莱因哈特,你不必内疚,那些人本就该死。就算你不杀了他们,他们也会被判处死刑的。我们当时只是被你吓到了……”

“不,这不一样安吉拉,被判刑和被我因为私人感情而杀害,这不一样……”

“莱因哈特,你有时候就是这样,过于正直了……”

“莱茵……”卢西奥也忍不住出声劝老兵,他知道莱因哈特为了他肯定会答应回守望,但是他希望莱因哈特也能解开心结,而不是这样被迫回归,“如果说你有罪的话,那么我也同罪。你是因为我才那样做的。我们应该一起赎罪,回守望先锋,去守护更多的人,而不是这样躲在世外,逃避是没有意义 的。”

“卢西奥……你是对的,我不该选择逃避。犯下的过错无法抹去,但是我可以选择如何去弥补。我会重拾勇气和正义,和你一起,为世界奋战。”

“和我一起。”

“是的,和你一起。”


守望先锋的坚盾回来了,还带回了那个快乐的大明星、基地的吉祥物。

莉娜高兴的整天围着卢西奥咻~咻~咻~的乱窜,莱茵哈特难得的没有指责她。

虽然卢西奥的老战友的事情得到了守望先锋人员的接受,不过关于卢西奥变得四肢完好这件事情,对外还是有必要隐瞒一下的。


于是,从此以后,大家发现,每当守望先锋的任务出勤小队里有那位全身 穿着着装甲的坚盾的时候,他的身边总会有一个蹦蹦跳跳的穿着宇宙蛙服装的大明星卢西奥~!


评论 ( 4 )
热度 ( 9 )